建立现代金融服务体系 服务供给侧改革

2017-06-08 12:00:00

作者:中金汇理

来源:中金汇理微信公众号

近日,2017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召开。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兼院长吴晓灵表示,中国企业的杠杆率在全球最高。

 

企业作为生产的主力,如果不能从沉重的债务中解脱出来,不利于提高经济效率。因而,在严厉控制政府债务率上升的同时,应努力进行金融改革,让企业把杠杆率控制在适度范围内。

 

2017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的一大亮点是首次发布了《中国金融政策报告2017》,该报告由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与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联合编写。

 

在6月4日举办的一场分论坛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兼院长吴晓灵在发布报告时表示,今年报告的主题定为“建立现代金融服务体系,服务供给侧改革”。吴晓灵指出,中国经济的整体杠杆率在全球是中等的、可控的。问题是中国杠杆率的结构不合适,即居民杠杆率最低,政府的杠杆率尚可,而企业的杠杆率在全球最高。企业作为生产的主力,如果不能从沉重的债务中解脱出来,不利于提高经济效率。因而,在严厉控制政府债务率上升的同时,应努力进行金融改革,让企业把杠杆率控制在适度范围内。

 

吴晓灵建议,第一,鼓励各类资产管理公司参与企业资产重组,由更多的市场化运作的资产管理公司来进行债务重组,特别是债权和股权的置换问题;第二,推进企业并购重组,优化企业结构。在企业收购、兼并的过程中,难免要用到各种金融工具,其中杠杆要适度,规则要明确;第三,要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拓展股权融资渠道。

 

货币政策稳健中性金融服务供给侧改革,离不开货币政策提供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李波表示,今年以来,央行实施了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就是不紧也不松。他进一步解释,不紧就是货币政策支持经济正常、合理的增长,要保持流动性的基本稳定,要维护金融体系的基本稳定,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货币政策如果太松的话,可能僵尸企业、过剩产能就很难去掉。从服务供给侧改革的角度,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体现了不紧也不松的原则。

 

李波认为,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对要素市场进行市场化改革。要素市场包括资金、劳动力、土地等。金融服务供给侧改革,就是要发挥市场在资金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就要通过扩大准入、放开价格、夯实基础、加强监管这四个方面来实现。例如,当前金融服务供给仍然不足,需在民营银行的准入、区域性股权市场的建设等方面继续着力;在利率、汇率更加市场化的背景下,要允许金融机构在服务收费方面更加自由,以促其从供给侧提供市场需要的金融服务;扩大准入、放开价格后,在防范金融风险方面,需要保证实体经济、微观主体、监管体制的健康,与此同时,企业、金融机构要进一步加强公司治理和内控。

 

本轮债转股应是价值重构过程

 

信达证券董事长张志刚针对债转股问题发表了看法。他认为,本轮债转股和上世纪90年代末的债转股相比有很大的变化,本轮债转股应该是价值重构的过程,即通过市场化和法制化这两个途径,由金融机构选择有市场发展前景的企业进行债转股,在转股的过程中对现有的资产进行剥离和市场化估值。

 

张志刚表示,这一轮债转股存在两个主要问题需要考虑:一是债转股过程中,企业的过剩产能是不是真的能够剥离和处置;二是债转股之后,持股公司是不是真能发挥股东的作用。

 

据张志刚观察,目前因上述问题出现的一些问题值得关注:一是债转股政策的预期可能会导致债券发行人故意违约以实现债转股;二是银行选择转股,到底是选择不良贷款转股还是选择正常贷款转股,这里也涉及到相关的权衡和一些道德风险的问题。

 

银行业将保持微利态势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副总经理周昆平表示,银行业的供给侧改革应该围绕“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同时根据“三去一降一补”的任务来开展改革。首先,要降低对于僵尸企业,特别是“两高一剩”行业信贷的消耗,把更多的资源投到符合国家战略的新兴产业;其次,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为一些中小企业提供服务,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再次,提供更多好的产品,既要通过债转股盘活存量、搞活增量,还要推动银行业自身的改革,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针对监管部门出台的一系列监管政策,周昆平认为,这对银行的影响比较大,主要体现在银行的表外业务、同业业务、委外业务的收缩。“从长远来讲,应该对银行稳健发展、对金融市场的稳定是有促进作用。”

 

近年来,银行业的利润增速有所下降,对此,周昆平表示,这与整个宏观的大环境是有关的,因为中国经济正经历从高增长到中高增长的阶段,所以整个银行的利润增长也相应下降。一方面,经过2015年5次降息,银行重新定价后息差在收窄;另一方面,经济下行以后,一些企业尤其是僵尸企业风险暴露,银行要花更多的资源和利润来核销这些不良资产。

 

“今后银行利润也不会出现高增长,大概是保持微利的发展态势。”周昆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