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互利合作空间广阔

2017-04-13 12:00:00

作者:中金汇理

来源:中金汇理微信公众号

当地时间4月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进行了会谈。世界上前两大经济体元首会晤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不少专家认为,习近平主席此行为中美加深经贸合作带来了难得机遇,不仅利好中美这两大经济体,而且将向全世界传递出积极信号,有助于艰难复苏的全球经济。

 

中美经贸互补性强 互相依存

中美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发达国家、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两国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中美贸易联系非常紧密,中美经贸关系具有很强的互补性,经贸往来紧密交织在一起,互相依存。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1979年中美建交时,双边贸易额仅为25亿美元,到2016年双边货物贸易额达到了5196亿美元,增长了207倍。根据美中贸委会的统计,2015年中美双边贸易和双向投资为美国创造了约260万个就业岗位,两国经贸关系可帮助每个美国家庭平均每年减少850美元的开支。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的话说,市场选择已让两国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

 

和则两利,斗则俱伤。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认为,“中美两国的分量决定了当今全球政治稳定和经济增长的前景,习近平主席访美会晤特朗普总统,给中美两国提供了一个摆脱‘自伤性竞争’、实现良性竞争与合作的机会。”无论是为了中美两国各自的直接利益,还是为了全球政治经济稳定与发展,中美两国都应当努力抓住这个机会。中美两国贸易总量加起来接近8万亿美元。

 

中美贸易正趋均衡发展

在中美经贸关系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两国在一些问题上难免会出现矛盾。其中,中国对美国货物贸易存在的顺差就是特朗普的一个“痛点”。关于中美贸易顺差,专家认为产生的原因很复杂。

 

实际上,中国对美贸易存在顺差,并不意味着中国受益、美国受损。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主任白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中美贸易顺差中有四成是在华经营的美资企业出口形成的,另有20%是其他在华经营的外资公司创造的。如果要算账,也是美资公司赚得利润的大头;中国向美国出口产品多为利润薄的低附加值商品,而美国向中国出口的产品附加值较高,利润也大。此外,美国设置障碍限制敏感技术对中国出口,也是造成中美贸易失衡的一个原因。

 

要改变贸易失衡问题,不能只靠中国一方,美国也要改变对华贸易政策。美国第74任财政部长,曾任高盛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现任保尔森基金会主席亨利·保尔森说,美国是储蓄率低、借债率高的国家,这会扩大贸易赤字。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史蒂芬·罗奇也表示,美国与100多个国家之间存在贸易逆差,这是储蓄短缺以及随之而来的账户逆差的副产品,这类宏观失衡引发的多边贸易逆差无法通过双边方案加以解决。美国扩充储蓄才是向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事实上,近年来中美贸易不仅规模扩大,而且正在趋向均衡发展。数据显示,最近10年,美国对中国出口年均增长11%,中国对美国出口年均增速为6.6%。如今,中美服务贸易额已超过1000亿美元,其中,美方对华保持顺差。

 

中美合作意愿强烈 潜力可观

特朗普希望重建美国经济,特别是重建美国实体经济,但他面临外部经济环境的限制。在此背景下,“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在采访中,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战略研究部高级经济师梅冠群告诉本报记者,由于中美两国的关系复杂和意识形态上的不同,一次元首会晤不可能解决中美两国关系中的所有问题,接下去还要就分歧和矛盾进行博弈,但是至少两国元首会晤为合作开了个好头。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则直截了当地对本报记者亮明观点:“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元首能够会晤,面对面坐下来,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重要的成果。中美两国元首在一起谈,表明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在协商,协商就代表不会爆发大规模贸易战,将向全世界传递出积极信号,引导预期。”他表示,这不仅有助于中美这两大经济体,而且对全球经济也是一个利好。如果此次会晤中双方能够在增进理解基础上求同存异、扩大习近平主席同特朗普总统此前两次通电话、多次通信,就中美关系发展达成重要共识,重申中美两国完全能够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建立一定程度的互信,就为中美加深经贸合作营造良好环境,推动中美关系向更高层次提升,对全球经济构成重大利好。事实上,欢迎晚宴上两位元首的讲话让人们有理由对中美之间加深经贸合作更加期待。

 

中美两国元首6日开始的会谈,就中美关系发展达成重要共识。双方愿意在相互尊重和互利互惠的基础上,拓展贸易投资、外交安全、执法网络、人文交流等广泛领域务实合作,以建设性方式处理分歧和敏感问题。

 

可以预期,未来中美双方在经贸领域可能达成的共识包括:采取措施扩大双边贸易规模,促进贸易平衡;加快推进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和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加强中美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等。

 

宗良认为,“负面清单”是一种可操作性较强的模式,如果双方能在“负面清单”模式下达成协议,将在很大程度上消除双方投资的不确定性,有望极大提升中美投资合作水平。梅冠群认为,美国在投资审批机制、贸易保护主义、征收关税和汇率等问题上给中国造成了压力,而美国对中国的开放问题,特别是金融业的对外开放也多有不满,双方各有诉求。长期来看,解决中美分歧,必须在BIT框架下。如果中美双方未来能够就BIT、FTA和基础设施建设合作等达成一致,则将有利于中美经贸关系向更高层次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