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飙到何处是终点?

2017-09-05 12:00:00

作者:韩会师

来源:中金汇理微信公众号

 

 

尽管从8月30日(上周三)开始美元指数就暂缓了下跌步伐,并从92下方最高一度反弹至92.9附近,但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却仍然我行我素地继续攀升,9月1日(上周五)最高触及6.5495.

笔者在此前的文章中多次谈到,在“参考一篮子货币”定价原则下,一旦美元反弹,会通过定价机制自动对人民币施加贬值压力。在美元反弹时,如果人民币继续对美元攀升,原因一般有两个:

 

一是监管当局有意识地拉高人民币;

 

二是结售汇市场出现了较为明显的顺差。

 

笔者个人更倾向于认为是出现了第二种情况,因为监管当局目前似乎没有必要去主动拉高人民币。

 

首先,相比去年,今年结售汇逆差的规模总体是大幅萎缩的,特别是直接反映市场情绪的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几近恢复均衡,这说明市场对人民币的贬值预期虽然还未消失,但减弱的趋势比较明确。此时即使美元反弹,诱发人民币贬值恐慌的风险已经很小,监管当局没必要使劲拉升人民币去打击贬值预期。

 

其次,即使监管当局希望通过强化人民币的强势来继续打击贬值预期,以便令市场预期尽快扭转为升值预期,也没有必要大力拉升人民币,只需要在美元指数反弹的时候,令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维持横盘就可以达到目的。

 

再次,从年初到现在,人民币的升值幅度已经不小,已经为双向波动流下了足够的空间,如果人民币能够趁着美元指数反弹的时机有所回调,这实际上有助于双向波动格局的尽快形成。

 

最后,在目前的点位上,即使人民币再次出现较为快速的贬值,甚至诱发了新的贬值恐慌,监管当局也有充足的反应时间进行市场引导,没必要人为打断市场自发孕育的双向波动机会。

 

基于以上分析,笔者更倾向于认为上周境内市场可能出现了连续的结售汇顺差。在周三美元反弹之后,顺差格局仍然维持。顺差对即期汇率的升值拉力(体现在收盘价的强势)明显超过了“参考一篮子货币”对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从而导致人民币中间价步步攀升,而中间价的持续攀升,反过来又强化了市场的升值预期。

 

现在的问题是究竟顺差从何而来?是来自结汇的增加还是来自购汇的进一步萎缩?虽然二者都反映了市场预期在好转,但程度上有所区别。

 

如果是来自结汇的增加,这至少说明短期内有结汇需求的企业可能已经有些心慌了,人民币每天一涨的行情对于1、2周之内就必须结汇的企业来说,绝对是一种折磨,此时尽早锁定结汇价格就成为首选方案。但企业对人民币中长期的预期是否已经扭转则很难判断。

 

如果是顺差主要源自购汇的萎缩,则其反映的市场预期好转程度比结汇要更为强烈一些。因为相对结汇而言,购汇受到的监管约束较大,无论企业还是民众个人,在有条件购汇时,一般倾向于尽快出手。目前的购汇价格无疑是很好的,如果市场购汇冲动反而下降了,只能说明对人民币后市继续走强有较强的预期。

 

此外,相比结汇,购汇的刚性更强,只有对人民币升值预期比较强烈的时候,企业才有推迟购汇时间的足够动力。

 

从目前的市场行情看,8月底、9月初的银行结售汇市场可能呈现明显的顺差格局,人民币的升值行情正在经历由央行引导向市场主导的转变。

 

虽然现在还很难说结售汇顺差的格局能否延续下去,但从监管当局近期的淡定态度来看,至少其对目前人民币的强势表现是持默许立场的。如果机构投资者普遍认为监管当局乐见人民币继续走强,那么机构自营盘持有美元的动力就会进一步下降,只要少许结售汇顺差就有可能拉动人民币明显升值。

 

但万事皆有度,笔者猜测,如果美元指数能在92附近稳住,市场情绪也会逐渐稳定,人民币的强势上攻行情不会延续很久。但如果美元不争气,再次掉头向下,人民币突破6.50的难度并不大。